首页 > 书库 > 《宇内至尊宝》王者至尊宝局内语音 强攻 宇内至尊宝小说目录

宇内至尊宝

玄幻已完结

《宇内至尊宝》作者:宇文他姥爷,玄幻类型小说,主角:秦存山,苗泽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点拨谈不上,所说人在屋檐下,秦某仍然晓得该怎么行事的。这点无需肖掌门操心。”秦存山闻言给了肖之荣一个白眼,欣跃然道。“那就好,时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7-10 06:09: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宇内至尊宝》作者:宇文他姥爷,玄幻类型小说,主角:秦存山,苗泽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点拨谈不上,所说人在屋檐下,秦某仍然晓得该怎么行事的。这点无需肖掌门操心。”秦存山闻言给了肖之荣一个白眼,欣跃然道。“那就好,时

《宇内至尊宝》免费试读

“点拨谈不上,所说人在屋檐下,秦某仍然晓得该怎么行事的。这点无需肖掌门操心。”秦存山闻言给了肖之荣一个白眼,欣跃然道。“那就好,时辰不早了,那就请秦掌门带路吧!”肖之荣对于秦存山的表情没有一切在乎。对方说得对,他也没有必须与一个监下之囚计较什么。只要对方可以帮忙自己达到目标,其余的任何都能够不用计较。秦存山闻言没有在说什么,自行路在前头,在这阵法禁制狠狠地古遗迹为众人开道。这几天秦存山的心情极其的不妥,作为堂堂一派之长,竟然一个冷不防被人生擒,还要帮忙人家发现自家的“宝库”所处,他的心情怎么能好的起来。只是他也的确没有一点都没有法子,终究形势比人强,对方那他的门人弟子作为办法,他也不得不三思而行。终究他是掌门,做什么事情都需想要到自己的门派不是。如若否则,他早就已经以身徇道不苟生了。“走,大家跟上,各位师弟,还请照应好其余弟子。”肖之荣大声道,接着对凌空说道:“师尊请。”须臾,一行人整装待发,其间肖之荣更是令辰扁着重打量秦存山的行路路线与任何举动。自然关注秦存山的并不止辰扁一人,除非其余一众二代弟子以外,连凌空也小心非常。终究此地乃是上古遗迹,其中凶险可想而知,作为炼器派的开山祖师,当然须要小心慎重,务必不能让此行显露一切以外。要晓得,此次炼器派真是将任何赌注都压了上去的,要是这些弟子出了问题,那真是直接影响炼器派的命脉的大事。秦存山不急不缓的在前头行路,在那阵法禁制之中纵横穿梭。即使那些阵法禁制都极为了得,杀人于无形。真是它们却好像长有眼睛一般,那些战斗全部在秦存山走进不过退避了开来,完全不会近身。辰扁一边更随秦存山前行,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分明是在记录对方的脚下步伐的走势。在此地到处为己,万事都须要小心再小心,不能出一切一点差错。特殊是如今已经进去了阵法之中,要是显露差错,那真是生命尤关的事情,不容大家不小心行事。逐渐的随着越走越远,辰扁为了保险起见,更是拿出晶核将秦存山的步法给详细记录了下来。也将这阵法与禁制的任何响动全部详细记录,预备后来好生参悟。半响后,随着通过的阵法越来越多,大家大都开头疑惑了方位。此间他们正身在一个附近类似火域的地点,浓烟滚滚,烈火燎天,双眼目不能及远。如此的阵法他们已经经历了不止一次,短短时辰秦存山便领着苗泽辉等一行人穿梭了十几个阵法,其中各式各样,离奇奇特。即使不曾有什么明确的风险显露,真是也将一行人搞的狼狈非常。“停。”此时间扁突然叫道。“师弟何事?真是有非常显露。”肖之荣闻言,第一时辰戒备看了秦存山一眼,然后对辰扁说道。他们一行人大部分不会阵法之道,无非差不多有凌空比较懂得一些。所说术业有专攻,修神之人即使性命久远,真是也不能面面俱到不是!一般一个门派每样奇术有一两人精通无非很不错了。其余大部分数人要么限于资格,要么限于修为,都不能兼顾与奇术与修炼之间,不得已只好舍弃一些干系不大的玩意。“非常倒没有,只是小弟找到了一些事情罢了。”“哦,何事?”“这就要问秦掌门了!是吧?秦掌门。”辰扁似笑非笑的望着秦存山道。“辰道友此言何意?秦某不清楚!”秦存山闻言内心霎时一惊,然后硬气道。“不清楚!秦掌门,即使辰某是第一次走到这里,真是有一点常识却仍然晓得的。想这上古遗迹灵地,经各大门派先贤布下大阵,守护我修神界唯逐一点期望,这是何等胸襟与智慧。试想这样聪慧之人又怎么会在如此大型阵法之中,设置这样多同似的小阵,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既起不到多少作用,并且要是一个操纵不妥还会将整体大阵都给毁掉。这样愚蠢的做法,各派先贤如何会做呢?”辰扁侃侃而谈。阵法,特殊是大型组合阵法,一般全是将一些阵法有规律的组合在同一。在一起座阵法之中,是很少显露根本两样的两个阵法的,更不要说多个了。如此不但不能起到增添威力的效果,并且弄不妥还会显露五行失控的问题,而导致阵法大乱,甚至崩溃。但是从苗泽辉等人入阵至今,已经经历了不下三个同似的阵法了,这介绍什么,介绍他们在原地打转。“好你个秦存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要我将你魔天门尽数歼灭你才甘心。竟然胆敢领着我等在原地打转,要不是辰师弟提示,我等还不晓得要被骗的什么时候呢?”肖之荣闻言赫然大怒。想来也是,他们本就是最后一个入阵,竟然还要被秦存山耍弄,在阵中兜圈子,平白耽搁不少时辰,这让他怎么不怒。要晓得这灵地之行真是差不多有十日时限,耽搁一刻就少一刻。对此行抱有极大期望的炼器派怎么能让如此的事情发生。“哼,你们不要血口喷人,先辈智慧实际上你等所能参透。反正路就是那么走,信不信在你们,与我何干。”秦存山闻言反击道。“阿扁,你所谓的可属实?”苗泽辉闻言也黑着一张脸,他对于此行也是抱有极大期望,期望能发现一些适合的灵药能炼制一些丹药出来,终究血液对于修体系也不是万能的不是,有点时候,丹药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的确这样,这是组合阵法的定律,在修神界是决计不会出错的,自然要是是神界化神出手当然另当别论。”辰扁答复的几位确定。“此地毫无神灵之气,一定不会是化神出手而为,据传此地阵法也许是出自之的祖师手笔。已经这样……”苗泽辉双眼掠过一丝厉色,身上杀机涌现。突然身形一闪,便从原地不见消失。这并不是瞬移,而是速度过快,觉得上就类似凭空不见一般。将近在并且,他的身影显露在了秦存山身旁,提脚横扫,一脚向秦存山的颈部踢去。“碰”秦存山直接被突入起来的巨力给击中,身子一个跟跄,人便抑制不住自主的摔倒了出去。这个时候苗泽辉才接着道:“我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即使我炼器派其余弟子不能对你魔天门之人出手,只是要晓得,我真是修体系,乃是是六道之外的性命,可不受那誓言的限制。即使你比我修为要高出不少,只是这攻击力却不必然,坚信我要是与辰扁联手的话,你魔天门也没人能挡得住我们。”说着苗泽辉又是一个闪身,一样一脚再次踢在了秦存山的身上。由于有两个元婴强者与凌空这个化神的存在,秦存山的任何本事尽数被制伏了下去,并且浑身的法力也早就被凌空给封印住了,这个时候他别说与苗泽辉过招,就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被动挨打,还好修神者的身驱健壮,否则早就一下子被苗泽辉给打挂了。即使这样,这个时候他也不妥过,浑身骨节被打的寸寸碎裂,没有一块完好。身驱也皮开肉绽,七窍流血。“我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将我等带到灵地,不得再刷什么花样。否则我会拿你魔天门全部弟子的生命来作为我们此行误时的代价。我苗泽辉言出必践,何去何从,你自己望着办。”苗泽辉重重踹了秦存山一脚冷哼道。苗泽辉的强势在这一刻尽显毫无疑问,那些三代弟子向来认为他们的苗师叔是个老好先生,真是在通过刚刚的事情以后,他们再也不那么以为了。一言不发,出手就打人,并且仍然往死里打的那种,这让一个个原本有点轻蔑苗泽辉的三代弟子心惊不已,也暗呼幸运。实际上苗泽辉这次出手除非逼迫秦存山以外,更关键的就是震慑一干弟子,他晓得他最近修为增长太快,有许多人还像往常一般都不服他。他如今好歹也是元婴强者,当然也该有些自己的架子,否则要是不能让自己门派的后辈弟子对自己身处敬重又畏惧之心的话,那他这个师叔无非不用再当了。秦存山在地上哀声惨嚎,真是炼器派一干人等却没有一切一个人表透着恻隐。要晓得在这风险之地,他们随时都有应该面临危机,而秦存山竟然领着他们处处瞎逛,这怎么能令人不怒。须臾后,凌空挥手一股神灵力打出,射入秦存山的身驱之中。其所受的伤势将近在须臾之间便好了大半,自然这种强行激发性命力疗伤的后果也是很重大的,这真是用寿元来换取伤势的复原。只是作为敌对,这些分明不在凌空的思量方圆之内。

《宇内至尊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