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魔帝绝宠 爆萌小妖妃 MB 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小说完结版

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

玄幻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乱流年原创小说《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主角是夜青,慕容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东邻皇宫,太子府。 “你再说一遍,那个妖女,你真的看到她了?”一身紫色织锦蟒袍的男子面色阴沉如水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阴柔白皙的脸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0 06:11: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乱流年原创小说《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主角是夜青,慕容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东邻皇宫,太子府。 “你再说一遍,那个妖女,你真的看到她了?”一身紫色织锦蟒袍的男子面色阴沉如水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阴柔白皙的脸

《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免费试读

东邻皇宫,太子府。

“你再说一遍,那个妖女,你真的看到她了?”一身紫色织锦蟒袍的男子面色阴沉如水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阴柔白皙的脸上难掩浓浓的戾气和厌恶。

坐在上方下首位的黄衣女子站起身,朝着男子盈盈一拜,眼里的爱恋毫不掩饰。

“殿下,我看的清清楚楚,叶扶摇的的确确还活着,不但如此,叶王爷和叶家兄弟也都回来了,看来过不了几天陛下就会知道这件事,不知殿下有何良策?”

紫袍男子便是当今太子夜七寻,而黄衣女子则是四大家族慕容家的嫡长女慕容娇。慕容娇被太子召进太子府,一则为了满足二人私情,二则为了想办法应付上次的刺杀事件。

“可恶,夜青做事向来稳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竟也能让她逃了,简直可恶!”夜七寻猛一拂衣袖,茶几上的茶杯应声落地。

慕容娇娇媚一笑,上前挽住夜七寻的手臂,丰满的胸脯有意无意的蹭了蹭,紧紧贴在了他的怀里,吐气如兰道:“殿下莫急,夜青至今下落不明,叶家那些护卫也无一生还,虽说那贱人还活着,谁又能证明是殿下动的手?只要找到夜青,以夜青对殿下的忠心,就算要他死,他也不会透露半句!”

“可如果夜青已经遭遇不测了呢?那个妖女之所以大难不死,夜青之所以未能完成任务,难道你就没想过有人出面干涉?夜青已经是灵体七阶,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杀了夜青、救了那个妖女,你觉得那个人会是谁?”

夜七寻身为东邻皇的第七位皇子,却在储君之争中稳居太子之位,除了他的母亲是当今皇后,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够狠,也够聪明!

就凭一个叶扶摇,打死他也不相信她能从夜青的刀口下逃生,那些暗卫是他从太子府的禁卫军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都在灵体中高阶以上,足以灭了叶王府的那些护卫!叶扶摇能够死里逃生,只有一个可能,她被人救了!

慕容娇略一沉思,不解的道:“可据我所知,叶扶摇当初的确受了重伤,紫骊城很多人都看到她那天浑身是血的走在大街上,后来被叶家那个神秘的月华公子带走!殿下,您是不是多虑了?叶家那个丑女人人都恨不得她死,谁会愿意救她!”

夜七寻眸光骤冷,不胜其烦的挥挥手,恨声道:“可恨,那个贱人若是不死,父皇还是会逼本宫娶她!可叶家父子已经回来了,再想杀她,谈何容易!”

慕容娇勾勾手指,呵气如兰的凑近夜七寻的耳边,娇嗔的道:“殿下,若是慕容家愿意拿出此次前往玄空大陆开疆拓土的第一批军饷,不知殿下可否让陛下将婚礼延期?”

夜七寻两眼一亮,伸手抬起慕容娇的下巴,眸光灼灼的问:“娇娇,你的意思是……?”

“殿下,慕容家的商队已经进入关外,我爹早已在关外布下埋伏和暗桩,一旦叶家收帐的商队从关外回来,必遭伏击!叶家每年从关外收缴的租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那些钱能够赠与殿下供养军队……只要陛下承诺婚期再往后延迟半年,我定有办法让那妖女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到时候陛下一定会为了皇家声誉,解除殿下和那妖女的婚事!届时若能再狠狠敲上叶家一笔,殿下,您这东宫正主的位置可就稳妥妥的了!”

夜七寻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他弯腰抱起慕容娇走进内殿,边走边朗声大笑,“哈哈哈哈,好一个一箭双雕,娇娇,本宫真是爱死你这张小嘴儿了,来,让本宫好好疼爱你!”

雅园。

浓腥苦涩的药味儿弥漫在整个园子里,芍药、牡丹、海棠、杜鹃四个美婢手捧着不同的药罐朝着主屋里面鱼贯而入,将一众人关在门外,不留下只言片语。

一桶一桶的水提进去,一罐一罐的药端进去,清亮的丫环们在里面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叶家的男人们却在外面急破了胆,熬红了眼。

“月华,会不会出什么事啊?都进去这么久了,咋还不见人出来?”叶重急得胡子都拽断了几根,就差往里面冲了。

“是啊是啊,那可都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五儿能吃的消吗?”叶泊抓耳挠腮的围着月华转了好几个圈。

就连一旁的齐掌柜也在旁边急的直搓手,他掌管Chun晖堂这么多年,也算是半个宗级炼药师了,可他从没见过有人把这么多烈Xing毒药混在一起泡药浴!这哪是以毒攻毒啊,分明就是以身试毒!

可是看到月华如青松翠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即使他们有再多的疑问和困惑,也只有咽下去的份!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月华永远都是一副淡泊如水的模样,没有医者该有的慈悲为怀,也没有医仙遗世孤立的清高冷傲,他就像一朵高山雪莲,惊世独立,绽放着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风采。

在知情人的眼里,月华温婉随和,不骄不躁,不卑不傲,和任何人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平易近人,却从不与人交心。

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心永远只对一个人敞开,他的情绪也只为一个人波动。

此时此刻,他的双手紧紧拢在袖中,负于身后,他的眼里绽放着异常灼热的光芒,他的心在狂乱的跳动,他的内心澎湖着无法抑制的喜悦和激动。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心绪比任何人都脆弱易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不再有药罐往里面送了,空气中弥漫着的药味儿却越来越重。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了,芍药端着一盆黑漆漆的药水出来了。她的脸上蒙着面纱,一边走一边嚷嚷,“让开让开,快让开!”

药水被她倒在了旁边废弃的花坛里,冒出了一缕黑烟,里面的杂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腐烂,最后没入土中,尸骨无存。

芍药小脸儿都白了,退后一步,惊恐的转身回了屋子,顺手带上房门。

叶家父子的脸色极其难看,叶重强忍着内心的不安,望着花坛里面的那片黑土,咽下口水艰难的问:“月华,这、这便是摇摇药浴用的药水吗?”

月华微微点头,面上的神色不变,内心却已从惊涛拍岸的千层雪浪恢复到了一贯的平静淡然,甚至,他的唇边缓缓勾起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十五年了,他的等待终于有了回报,不是吗?

从正午的太阳当空直到日落西山,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四美婢捧着空了的药罐和水桶从里面陆陆续续出来,最后出来的是天香。

天香一出门就被叶泊捞了过来,一把按在门墙上,“五儿呢?她怎么样了?”

没等天香开口,月华已经迈开长腿推门走了进来。

叶泊眨了眨眼,被父兄一个‘你真笨’的眼神给秒杀了。是噢,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还问那么多废话!

叶扶摇睡的很沉,一场毒药浴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精气,她早就因为力竭而晕倒在药桶里,天香严格按照她规定的时间让她泡完了所有的药浴,最后帮她清洗干净又换了衣服,这才把她扶回房间。

叶家父子一长溜排着队站在月华身后,一个个伸长了脖子不安的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儿,大气都不敢出。

月华轻拂衣袍在床边坐了下来,握住叶扶摇的手,替她诊脉。

他的神色很平静,眼神却异常凝重,黑眸紧紧锁住她的脸,眼里波涌着震惊和不敢置信。

他的表情变化落在叶重的眼里,叶重急了,拍拍他的肩,不安的问:“月华,你倒是说话呀,摇摇怎么啦?”

“摇摇……”摇摇已经不再是摇摇了!

她的奇经八脉已经隐隐觉醒,体内的封印也在蠢蠢欲动,一旦体内被封存的毒素全部排尽,她将获得重生,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她,本该是天地的宠儿,是大地的强者!她本该是亘古正邪第一人,引领风云乱异世!她是他生生世世的希望,是他用生命来守护的圣主!……

“爹,爹你看五儿,你看她的脸!”令人窒息的沉寂中,叶汛突然一声惊呼,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叶扶摇的脸,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当叶汛把她的头发从脸上拂开,当她整张脸都浮现在众人眼前时,叶家父子紧紧咬住了唇,捂住了嘴,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惊醒了这南柯一梦。

脸上原本像菜花似的青斑已经没了,鼻端,脸蛋,额头,光滑得像刚刚剥出来的鸡蛋,白里透着粉红,水润亮泽,如世间最上好的美玉。

额间原本有一颗青红的痣,曾经散落在菜花丛中,像一颗绿头蝇,恶心了无数人的眼,可如今那颗痣变成了血红的一滴胭脂泪,端端正正的落在眉心正中间,红得妖娆,美得蚀骨。

“天啦,大哥,你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做梦了?这这、这是谁家的姑娘,好美啊!”叶泊喃喃一声,不由自主的伸手掐了叶渊一把。

叶渊“嗷”的一声跳了起来,收回了众人游离的魂。

(来来来,亲爱的们投个票票,动动小手收藏一下!)

《邪帝驯妻:爆宠小妖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