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星际战神》星际工业时代 反攻 星际战神虐文

星际战神

都市已完结

《星际战神》是王小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星际战神》精彩章节节选:满场,鸦雀无声,人人死寂。“超新星排行榜的候选者,巡游了太阳系的所有名牌高中,没有一场败绩的少年天骄——陈嗣源,败了?只是一刀的惊

书海小说网|更新:2019-07-11 15:10: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星际战神》是王小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星际战神》精彩章节节选:满场,鸦雀无声,人人死寂。“超新星排行榜的候选者,巡游了太阳系的所有名牌高中,没有一场败绩的少年天骄——陈嗣源,败了?只是一刀的惊

《星际战神》免费试读

满场,鸦雀无声,人人死寂。

“超新星排行榜的候选者,巡游了太阳系的所有名牌高中,没有一场败绩的少年天骄——陈嗣源,败了?只是一刀的惊艳绝伦,就能割碎他的喉咙?惊爆眼球!难以置信!”人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言。

“大新闻!华京第一高中的天才,踩着陈嗣源,踏着银剑馆,一举成名天下知,明日他会登上我们《全球八卦》杂志的头条!快去撰写邀请函,发给狂刀武馆,我们要做专访。”一名到场记者挥舞着录音笔,满脸兴奋。

银剑武馆中,学员们满脸羞愧,他们曾与不败的大师兄与有荣焉,如今一同丢脸,都对狂刀武馆三人众怒目相视。

聂人熊懒得关注那些恼羞成怒的眼神,他关切的拍拍唐龙的肩膀,按住他的脉搏,原能去触摸唐龙的经络,发现安然无恙,只是皮外伤积累,又耗尽了原能,导致虚脱罢了。

他就从怀中掏出一粒晶体,晶莹剔透,清澈如钻,肉痛的塞到唐龙口中。

然后他仰头环顾,看到银剑武馆里瞪圆眼睛,恶狠狠盯着他的学员们,觉得胸怀畅快得很,数十年里未曾如此,简直像是在炎热沙漠中步行百日,突然钻到冰水中大嚼冰激凌一样!

“哈哈哈哈!”聂人熊可不是信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人,他对待敌人的信条是:痛打落水狗,墙倒我来推。他是宇宙海贼出身,年轻时是大海贼,老朽时是老海贼,骨子里精神没变。

“多少年的门第之辨,终于能落下帷幕了!银剑武馆收纳门徒的标准,是肯花钱就能来,结果里面充斥着劣等废物,丢尽了咱们鸳鸯刀剑流的脸。师弟,你认错吧!”佝偻的聂人熊得意洋洋,嬉皮笑脸的看向梅金瓶。

周围尽皆哗然,原来他们竟是师兄弟!本来存着听八卦的心思,准备撰稿大书特书这条消息的人,都不禁摇头笑笑,将录音笔关闭,毕竟既然是师兄弟闹矛盾,只是家事,闹到报纸上一定惹得双方不满,那就自讨无趣了。

同时招惹两名武将级的武馆主……脑浆炸裂了才会做这种蠢事呢。

梅金瓶吹胡子瞪眼,冷哼道:“都已经是二十四世纪了,师兄你依然是老古董。咱们鸳鸯刀剑流,刀与剑纷争多少年,总是分裂,没法像如今那些赫赫有名的古武流派——八极拳道宗、浣溪沙、道心种魔流,那般武运昌隆,都是狭隘的门户之见所致!”

他淡淡冷笑,摇头侃侃而谈,演讲般道:“你可知,地球上最多的不是天才少年,而是平庸普通的你我他,但人人都有梦想,要踏上武道,打爆星球,雄霸银河!蝼蚁般的我们,恰是门捷列夫周期表上的元素,构成世界的基础。大众化,才是武道的未来!”

他嗓音凛然,话语飞扬,令人心悦诚服。

一声啪啪的拍掌,突兀响起。

众人一怔,发现竟然是已坐起恢复体能的战胜者唐龙,在微笑鼓掌,点评道:“长者说得很对,我们都是一颗石头,往星空攀爬,站在最巅峰的石头,正是不朽星辰!”

在场者可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大多是豪门的继承者,社会名流的子嗣,毕竟银剑武馆收款不菲,真正的普通人哪能上得起?因此他们都没有得到龙魂戒子之前的唐龙,能够那般深切体会到无人教授武学的羡慕与嫉妒,没有人能像他那般渴望变强,改变命运!

因此,拍掌最诚心实意的,赫然正是唐龙!

银剑武馆学员们本来觉得唐龙的鼓掌是在冷嘲热讽,但看他说得恳切,表情真诚,也都纷纷热烈鼓掌。

聂人熊大怒:“狗日的金瓶梅,竟敢撺掇怂恿我的乖徒弟叛变!你生儿子没屁眼!”他恼羞成怒时,连梅金瓶少年时代的绰号都给念了出来。那可是本在六百年前,某个叫做明朝的时代,被誉为四大古典名著的小说,香艳暧昧,兽血沸腾。

唐龙神色古怪……身为荷尔蒙正常分泌的男人,他也曾翻阅那本已成为宇宙传说,变成了许多外星人都热衷阅读的古籍《金瓶梅》,他尤其对其中一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吹紫箫”中的“紫箫”记忆深刻,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梅金瓶也勃然变色:“聂狗熊!你名字里有熊,长得却跟霍比特人一样,你这霍比特熊!”

“金瓶梅!”果然是老古董般的古文式骂人法。

“霍比特熊!”描述精确,正戳中身高一米五的聂人熊痛楚。

“你岂有此理!”

“你跳起来,一拳能打碎我的膝盖?”

“你焉敢放肆!”

“我走街上,一脚踩死头霍比特熊!”

两个高等武将的风云人物,一跺脚撼动地球的巨头,竟然在众目睽睽下,泼妇骂街,真的是将所有在场者都骇得目瞪口呆,个个呆若木鸡,下巴都跌碎满地。

他们对骂良久,梅金瓶忽然展颜微笑,哼道:“师兄,我是国家授勋的正牌绅士,可没空跟你唠叨。”

众门徒心中悲号:师傅你刚才污言秽语,说尽了汉语中的脏话,已是形象崩坏,颜面扫地了好吗?

“咳咳,小师侄。”梅金瓶转头看向唐龙,隔着如临大敌,唯恐他撬墙角的聂人熊,笑道:“鸳剑,就托付给你了,你可想要否?”

他在怀中抽出一柄古拙剑器,其上赫然有着超弦空间陨铁独有的“焱炎”纹章,盖着神匠湄公的戳,一接触到空气,登时噼噼啪啪的放电,闪耀星空!

鸳,是古篆文字。蒸腾起迷离炫目的紫光,在剑柄上闪耀,原能翻滚,犹如潮汐。

只是一柄短剑,就能引得在场武者的原能失控,仿佛被黑洞吞噬般,涌向那把鸳剑,简直闻所未闻!

“梅金瓶,你竟然抵赖,说好的赌上鸳鸯双剑,你却要耍滑头。”聂人熊撇撇嘴,只是冷笑。

梅金瓶哈哈大笑:“你能拉得下一张老脸跟徒弟抢夺鸳剑?老家伙,你我的寿元能支撑多少年?唐龙是你唯一的关门弟子吧?难道你还对陈铁衣心存侥……”

聂人熊勃然暴怒,气得胡须哆嗦,那是唐龙从未看到的一面,只觉得浑身原能冰冷,冻僵骨髓一样,这才是真正的顶尖武将才有的酷烈凶威!然后他从齿缝中,一字一句的挤出来半句话:“孽障弃徒,提也休提!”

眼看就是再多嘴,就当场翻脸的样子,梅金瓶也只能耸耸肩膀,笑眯眯道:“既然唐龙是你仅存的衣钵传人,将继承鸳鸯刀剑流的‘狂刀’一派,你的鸯剑早晚也得传承给他,那就将来等他合璧,复兴流派吧。喂,小师侄,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偶尔来银剑武馆串门,我这里免费供你习武。”

唐龙大喜,正要谢谢,就看到聂老头正独自生闷气,气鼓鼓的,满脸希冀看着他,希望他能抵御敌人的糖衣炮弹,心中一软,只是微微点头:“多谢您的看重,日后再说吧。”其实他有龙魂宇宙的众多传承,都是高等宇宙的极品武学,地球上的那些国术武技虽然有可取之处,差距却依然是天渊,不学鸳鸯剑,也根本没关系。

聂人熊顿时喜形于色,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又战胜了宿敌师弟。梅金瓶心思豁达得多,也只是对唐龙点点头,略微羡慕他对聂人熊的孝顺。只觉得能顾忌他颜面,拒绝唾手可得的好处,比他在银剑武馆中屡屡被赠送巨额购物券、豪宅房产、电子公司等,都要幸福得多,顽固师兄竟然老有所依了……

聂人熊冷静下来后,却是再挡在唐龙面前,阻止他拿到鸯剑,令旁观者都是一怔,心想老家伙真是吝啬小气,不要脸得很,竟然连徒弟的东西都要强夺,脸上都露出鄙夷来。

“你……”梅金瓶一愣,就看到聂人熊正冲着叶无道的方向努嘴,那里是一群政治家与总裁,随后醒悟。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聂人熊摇摇头:“我的徒弟,是标准的穷人,家里父亲卧榻残疾,母亲忙碌养家,你赠他神器鸳剑,是要捧杀他吗?”

唐龙心中登时腾起一股暖流,他没想到师傅都为自己考虑到这般境地,刚刚如果他头脑发热,吞着口水获得了鸳剑,那些人……想着唐龙瞥向聂人熊示意的方向,顿时觉得浑身僵冷,那些掌握着庞大势力的社会精英,甚至没有掩饰他们对鸳剑赤裸的欲望,评头论足着,鉴赏不已。

一旦他获得鸳剑,就像一只香喷喷的全聚德烤鸭在街上昂首阔步行走,必然惹来虎狼的蜂拥扑杀,除了死,就是死,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

他根本没有能力保护鸳剑。

“是我失策了。”梅金瓶摇摇头,随手将鸳剑丢给聂人熊,意兴索然的溜达回武馆了,吩咐道,“百年庆典照旧,我们鸳鸯刀剑流新增一名问鼎超新星榜单的小师弟,值得庆贺。再说,刀派踢了剑流的牌匾,像我左手打右手,没啥丢脸的。反倒是让诸位见证了我们鸳鸯刀剑流的新秀崛起,大大长脸!”

然后他又嘱咐学员们:“唐龙是嗣源的师弟,输了不打紧,你们若有谁存心报复,哼!”

梅金瓶一脚重踏,钛合金地板的硬度媲美钻石,竟清晰的有裂纹蔓延,那只是他随意的一击,可见高等武将的彪悍,只有宇宙战舰和超级机甲能够媲美。

银剑武馆一战,唐龙注定扬名。

他击败了太阳系都赫赫有名的陈嗣源,而且距离认证武者,才只有数日。也就是说是令人津津乐道的——越级挑战,以下克上!就立刻令他蒙上一层传奇面纱,很多评论家公然称赞,说唐龙在初等武者时就战绩恐怖,一旦修行到高等武者,说不准就能斩杀武将。

等他到武将时,冲入《超新星排行榜》,简直是板上钉钉!唯一值得大

《星际战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