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凌天修仙录》爆笑修仙 年下攻 凌天修仙录18禁

凌天修仙录

仙侠已完结

主角是郑天,宁霜的小说《凌天修仙录》此文是叫我大军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郑天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他拿起宝剑,面对小丫头那双目圆睁,惨白的俏脸,木然的将宝剑往回一收,而后在落霞的惊呼声中,王执事的狂笑声中,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7-11 21:10: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郑天,宁霜的小说《凌天修仙录》此文是叫我大军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郑天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他拿起宝剑,面对小丫头那双目圆睁,惨白的俏脸,木然的将宝剑往回一收,而后在落霞的惊呼声中,王执事的狂笑声中,

《凌天修仙录》免费试读

郑天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他拿起宝剑,面对小丫头那双目圆睁,惨白的俏脸,木然的将宝剑往回一收,而后在落霞的惊呼声中,王执事的狂笑声中,宝剑狠狠向前刺去!“噗”一声,鲜血四溅!王执事诡谲的怪笑声戛然而止,他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那刺入自己左胸的利剑,“臭小子,你”他抓住剑刃,一拳打出,郑天被打飞出去。接着,他“哇”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邪异的紫色双瞳瞬间恢复常色。此时,落霜仙子立时感觉身体再不受邪法控制,恢复如常,她已是怒上心头,俏目之中闪过一丝寒光,眨眼间飞到王执事身后,全身金光四射,一掌打出,王执事被那宝剑所创,虽是受伤不重,邪功却已被破,完全失去抵抗能力,就连闪躲都已是十分吃力;落霜仙子此掌汇聚全身十成灵力,结结实实轰在王执事背上,“篷”一声,王执事肥胖的身躯被轰上半空,血花飞溅,最后重重摔在十丈远处泥地之上,摔的那王执事七荤八素,几乎背过气去,半响才发出低低呻吟之声!落霜仙子冷冷望望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王执事,这才敛去周身四溢流动的金光,关切的讯问宁霜。连续经历如此电光火石的变故,小丫头虽是已经不受王执事邪功控制,她却还是愣了好一会,呆立几秒后她猛然想起被打飞出去的郑天,向远处望去,见郑天仍旧躺在地上,没有声响!“郑天!”,她惊呼一声,向郑天处奔去。宁霜扶起郑天,“没事吧!郑天,你别吓我啊!”她的双眼中隐隐泛出泪光。“咳咳呃”在宁霜的剧烈“摇晃”下,郑天悠悠醒转,吐出一大口鲜血,神智算是清醒过来,“小丫头,我没事!不过你要是再继续摇下去,没事也变有事了!”“啊!对、对不起”宁霜忙停住,破涕为笑。在宁霜的搀扶下,郑天站了起来,宁霜则细心的为郑天拭去嘴角的鲜血。在落霜仙子的命令下,几个壮汉过去将王执事绑缚起来,正要押下去,走过郑天身旁,郑天忙挥手止住。“王执事,我还有几句话想问你!那司琪之事必是你嫁祸!我想半年前刘先生之事怕是也与你有关吧?”王执事犹如斗败的公鸡般耷拉着脑袋,听闻郑天问话,慢慢抬起了头,呆望郑天半响,“今天之事是你一手设计的吧!没想到我老王经营多年,竟然一朝毁于你手!就连夺魂摄魄都对你无效,真个输的一败涂地!不过!嘿嘿!我等圣教之人,又岂会对敌人说实话,就算我说当初那姓刘的是我杀的!你相信吗?哈哈!小子,你自己慢慢想吧咳咳”王执事阴笑几声,再次吐出几口血,轻蔑的看了郑天一眼,最后扬长而去,仿佛此间赢的人是他而不是郑天。“哼!还圣教!真是不要脸!”宁霜嘟着嘴鄙夷的骂道!郑天微微笑笑,他早已料到这王执事是不会对自己说实话的!不过既然已经证明司琪那小姑娘不是内贼,刘先生那已逝之人应该不会介意自己一直背负罪名,如若他在天有灵,见到真凶伏法,当该欣慰!“郑天!你没事吧!”落霞仙子走过来关切的问道。“没什么大事!不过我怕是要请几天假了!这几天大概不能去司礼库工作!”郑天笑着答道!“呵呵,那没关系,宁霜,你先扶郑天去治治伤,我现在必须将这奸细带下去审问,之后再禀明师尊,就暂时不能陪伴郑天了!不过,郑天!以后恐怕你还得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能不受这奸细邪功控制!”落霜仙子深深望了郑天一眼!“恩!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老天护佑吧!”郑天大大咧咧的胡诌道。“是吗?”这个答案当然不能让落霞仙子满意。宁霜看看郑天又看看自己的师姐,她撅着嘴向落霞师姐嗔道,“落霞师姐!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我还是先带郑天去疗伤了!他可吐了几大口血呢!”“呵呵,我也就随便一问!”落霜仙子看到宁霜对郑天如此在意,心下了然,她颇有深意的看看宁霜,而后笑着离开了。“郑天!我们先去找流云师叔吧!在浮云山上她的医术是最高明的!”宁霜扶着郑天向摘星殿走去。郑天的伤其实并无大碍,当日王执事一掌受到剑伤影响,根本没能发挥出几成功力,加上郑天又有凌天灵力护体,在流云上人调理之下,身体迅速恢复,没几日已基本恢复,不过流云上人不知道郑天有凌天灵力护体,伤害恢复速度远超常人!她多次嘱咐郑天须得休息半月以上,既然她老人家有令,郑天虽是伤势恢复,却也不敢违逆,只得听命,在家静养。休养期间,掌门清韵也因郑天多次于关键时刻救下自己弟子而曾亲移芳驾,前来探望,弄得郑天诚惶诚恐,若非鬼丫头宁霜在旁搅和,他郑天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当然,翡翠阁杂役执事等也派出了代表前来探望,一来是为了巴结巴结这位受到掌门特别器重的青年俊杰,二来则是因为他们已经明白此次搜查奸细乃是这位十六岁青年一手策划,一时之间,郑天的声望直线上天,立下如此大功,众位杂役执事已经可以看到这位青年光辉四射的未来!对于这样炙手可热的明日之星,现在怎能不好生对待?所以,尽管郑天不是很喜欢与人交往,他那小院还是不可避免的热闹了数日!直到宁霜那恶丫头最后忍无可忍发威痛斥众人,众人才悻悻而退,郑天终于可以真正安静几日!三日之后,落霜仙子对于此次奸细之事终于给出了最终定论:“王执事,本是魔教幻月宗门下,于十年前易容化名潜入浮云山,意图刺探我派机密,十年间由于我等疏于查缉,没能发觉,所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此等奸恶之人终是难逃天地法眼,得蒙司礼库执事郑天襄助,终将其抓获!而前日司礼库司琪偷盗之事,纯属奸细栽赃嫁祸!特此正名,无罪释放!另,余掌管浮云山杂役执事总务,未能及时察觉奸细,险致酿成大祸,实在惭愧,故将面壁思过三月”郑天歪座软榻之上,悠闲的看着翡翠阁下发的邸报,他轻笑着摇摇头,刘先生之事看来确实就连落霞仙子也不能为其洗脱罪名了!虽然自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刘先生是被冤枉,但是通过对刘先生身前诸多事迹的调查,郑天十分确定刘先生必然如同司琪一般,被当作替死鬼,甚至连他自杀亦可能是王执事私下制造的假象,不过事已至此,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做的了,可以救出司琪,也算是一大好事了!今日宁霜那丫头说是要去照顾她的宠物火烈鸟,提早离开了,没了在旁叽叽喳喳的小丫头,郑天倒是清静许多,,可是刚开始翻看几本消遣用古籍,落霞仙子便带着司琪笑盈盈的来了。“郑天!伤势是否已经好些了?”落霜仙子在郑天的招呼下盈盈坐下。“呵呵!多谢落霞师姐关心,郑天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宁霜那丫头老说我要多休息,一直不让我去司礼库,唉!我也只好在此躲懒了!”郑天憨笑道。“那丫头也是关心你!恩!这次你揪出王执事,还了司琪的清白,这不,司琪这丫头特意央求我,让我带她前来致谢呢!”落霞仙子话音刚落,司琪走上前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郑公子!司琪叩谢您大恩!”说话间,语气已经有些哽咽!“啊!”这司琪突然跪下行大礼,一时间弄得郑天窘迫不已,即便是在家中,郑天也是颇为讨厌这些陈旧礼数的,所以在家中,他早已禁止下人对他行大礼,此刻司琪如此行为,郑天忙上前扶起司琪,“司琪姑娘!不用多礼,你本来就是冤枉的,老天是不会随便亏待好人的!我所作也不过是帮老天惩戒恶人罢了,小事一桩,你无须如此!”司琪哽咽着站了起来,她抬眼望着身前这位微笑着的大恩人,俊美的容颜,清澈如水的眼眸,微微上扬的嘴角逸出的温暖笑容,一时之间,她的芳心如同被电击一般,难以平复。半响她才红着脸垂下长长的眼睫毛,“多谢郑公子!其实此次前来,司琪还有一事相求,只是”司琪喃喃说道。“恩?”郑天微一怔,“还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竭尽所能!”司琪闻言转头望望落霞仙子,见到她对自己点点头,这才开口说道,“郑公子!我希望公子能收下司琪,让我做您的侍女,服侍公子!以报公子大恩!”“啊!”郑天愕然,“这司琪,我帮助你从来就没想过要你回报什么的!这个恐怕我不能答应!”郑天决然的说道!司琪着急的正要说话,落霜仙子笑着挥挥手制止,“郑天,我知道你是那种施恩不图报的人,所以司琪这个要求也许你并不是很喜欢,但是,司琪以往在司礼库做事非常能干,她自愿成为你的侍女,将来必然可以在你工作方面给予极大的帮助,你尽可不以侍女身份来看待她,把她当做助手即可,难道你不愿意成全司琪的拳拳之心,而让她从此背负对你的歉疚吗?”落霜仙子其实早已备好这份说辞,让司琪做郑天侍女既可以在平时生活中多照顾他,也可凭借司琪的工作能力帮助郑天尽快将司礼库工作开展起来,如此两全其美之事,她落霜仙子必然是要亲自来促成的!“这”郑天听落霜仙子所说,知道此事怕是难以推辞了,他转头看看眼前泪眼婆娑的司琪,这丫头如此重情义,看她那期待的眼神,自己又怎好继续拒绝?罢了罢了,也只好这样了!他笑了笑,“唉!好吧!司琪,我答应你的要求!”此话一出,司琪立时高兴的几乎跳起来,她忙盈盈施一福,“司琪见过郑公子!”郑天笑笑,虚扶起司琪,而后对着兀自点头微笑的落霜仙子无可奈何耸耸肩。时近下午,宁霜那鬼丫头气鼓鼓的跑来了。一进屋,不等郑天招呼,自个坐在椅子上,嘟囔起来,“哼!死小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几天不见影子”郑天听着她自言自语,好笑的放下手中的书,“小丫头,怎么了?谁惹你了啊?小米是谁?”宁霜听到郑天称呼自己小丫头,颇为不高兴的白了他一眼,“不是谁!小米是我养的火烈鸟,回来这几日,我没去看它,没想到今天去找它,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哼!也不知道是不是跑去会情郎了!可是浮云山上可就它一只火烈鸟啊!它不会飞下山去了吧!”郑天绝倒,这丫头小脑袋里一天都在想什么啊?哎!真拿她没办法!郑天暗自想了想,记起从凌天洞府中带出的一个东西,也许可以帮这小丫头找回小米也说不定。“小丫头!我有办法帮你找回小米,有没有兴趣让我帮忙啊?”郑天悠然的靠在椅子里,大声说道。“真的吗?”宁霜喜出望外,直接忽略郑天又一次称呼自己小丫头。“那当然,我郑天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郑天双眼笑的眯成一条缝!“恩?咦!”宁霜睁着大眼大量郑天的神情,见他一副得意模样,顿时有些不大相信了,她忽闪着大眼睛,沉默片刻,“哼!你骗我的吧!我才不相信呢!是不是又拿些什么所谓唇膏之类来哄骗我啊?”郑天大笑,“我拿唇膏给你,不是希望你涂上之后更加漂亮吗?怎么会是哄骗你呢?你说那唇膏是不是比你以前用的纸红好太多啊!你看你现在这小嘴唇涂上唇膏之后多么温润晶莹,看起来真是香嫩可口啊!真是!勾引的你郑天哥哥想要咬上一口了!”宁霜听着郑天有些暧昧轻薄的话语,顿时羞得面红耳赤,“讨厌!”宁霜低骂一声,一跺脚,小嘴一嘟,转身就要离开。郑天忙拉住她,连声道歉,这才从从戒指中取出一个桃核大小银白色圆饼状物体,这银白色物件呈扁圆形,在其中心处镶有一块五色宝石,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小丫头,没看出来你还有疑心病!相信我,你用这东西试一试,那小米保证马上回来找你。”这个物件照李璧所言,在地球上名曰MPS,是一种能够储存无数首乐曲,并且能够随时播放出来的神奇机器,本来也是李璧用来消遣之用,到了后来到了苍穹星,他为了修炼道法之用将其用道法仙术改造了一番,镶嵌上一块仙石,并且改名天魂,这个集合了地球高科技与道法仙术小玩意,据李璧所言,只要拿着它之人心中回想所要呼唤之生物,这MPS便可发出直达魂魄的呼唤之音,召唤回那生物;郑天以前虽然没有用过这东西,但是自从见识过李璧留给自己的几个高科技产品后,对于这些凌天洞府带出来的玩意都是信心百倍,此番直接拿出来让小丫头试用,自然亦是信心十足,毫不担心。“你只要一手按住上面的五色宝石,闭上双眼,一边想着小米的样子即可!”郑天将天魂递到小丫头身边。小丫头接过天魂,看着这个小巧的怪异玩意,颇为不相信的望望郑天,“先说好,要是你这东西没效果,以后可再不许叫我小丫头了!”“哈哈,没问题!”郑天爽朗的大笑起来,心想,“这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讨价还价,真是服了她了!”宁霜轻哼一声,这才将天魂放在手心,闭上双眼,回想小米的样子,顿时那五彩水晶射出一缕缕奇异光辉,仿似虚浮空中的琴弦一般,悠远而深邃的美妙音乐声从那缕缕奇异光辉中悠然而出,那音乐清脆而悠扬,奇怪的是虽然声音并不大,却能均匀的传播开去,让人感觉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没有一个源头。郑天惊异不已,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MPS竟能演奏出如此奇特的音律,那音乐如同涓涓溪流一般,淌过耳旁,流入心灵深处,有种直指人心的舒畅感觉,仿佛一首洗礼灵魂的仙界之音,怪不得李璧会将它改名叫做天魂!那音乐声飞扬而起,之上云霄,霎时间竟然传遍了整个浮云山,山上每一个人都听到了这悠扬美妙的音乐。翡翠阁掌门清韵清修的灵仙殿上,闭目打坐的清韵也听到了这仙音,仙音入耳,顿时让她心神一震,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觉涌上心头,神情恍惚间,她眼眶中竟流出两行清泪,“他回来了吗?”平时庄重肃穆,心如古井的清韵此刻竟心神凌乱,完全失控,喃喃低语宁霜缓缓吐出最后一口气,悠扬美妙的笛声慢慢减弱,最后那仙音如同虚空中的天音一般,消失在飘渺的云端之上。宁霜慢慢睁开双眼,她不可思议的望着手中的天魂,一时之间不知道改说什么,这笛子实在太奇特!她抬眼看看一旁的郑天,见他亦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天哪!郑天,这是什么东西,实在太奇怪了!我握着的时候,闭上眼睛,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副极度真实的画面,我感觉我似乎随着这音乐在浮云山上飞行,所有的场景都是那么真实与详尽,还有,我看到小米了,它在浮云山忘忧峰上偷吃仙果,而且最后几秒钟的时候,看到它正往这边飞来”宁霜说话间忙向窗边跑去,四处张望一番,最后兴奋指向北方空中“啊!郑天,快来看,小米真的回来了!”郑天这次从奇妙的音乐中回过神来,也随即跑到窗前,只见天空之上一个红色光点极速飞来,那光点渐渐靠近,慢慢变大,最后“扑腾”一声,一只全身长着火焰般颜色亮丽羽毛的火烈鸟停在窗前,虽然只有半尺来长,但那鲜艳的羽毛却放射出夺目刺眼的光辉,郑豆大小黑亮如黑夜般的灵动眼珠骨碌碌乱转,最后它看到了自己的小主人,欢快的长鸣一声,扑入宁霜的怀中!宁霜溺爱的抚摩着小米光亮顺滑的羽毛,高兴的轻声责骂,“小米,你这个坏孩子,真是害得姐姐好担心你啊”小米躺在宁霜怀中,用它的小头轻轻磨蹭宁霜,亲昵的鸣叫,似乎是在喊姐姐撒娇,又似乎是在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郑天微笑着看着这一人一鸟,没想到宁霜这小丫头也有颇为温柔的一面,他走过去,也想要摸摸这漂亮的火烈鸟。哪知道,手刚伸出去,那前一秒还温顺不已的小米竟然凶相毕露,黑色的眼珠放射出敌视的凌厉光辉,尖利的鸟喙恶狠狠的啄向郑天。郑天一惊之下,急忙缩手,躲过小米的一击。小米一击未成,扑腾着翅膀就要飞起继续攻击,幸而宁霜连忙扯住,小米这才放过郑天,不过仍旧极为警觉的瞪着郑天,“呱呱”直叫。郑天闪到一旁,心有余悸的看着这凶恶的火烈鸟,“臭小鸟!我好心帮你主人寻回你!这就是你的报答方式是不是!哼!”宁霜闻言,抚摩着小米的脑袋,顿时格格娇笑起来,“呵呵!小米,真乖啊!这小子可不是好人!啄的好!”宁霜促狭的说道!小米仰头望望宁霜,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呱呱”叫两声表示同意,之后又对着郑天怒目而视,一副作势欲扑的模样。“哼!哼!臭小鸟!简直跟你主人一个脾气!也不知道是谁带坏谁的!看我哪天不把你拔了毛烤来吃了!”郑天连哼几声,气愤的骂道!“什么!你敢!”宁霜一听此话,顿时俏目圆睁,拿着天魂的小手高高举起,就要扔向郑天,而那小米竟然也像听懂郑天说的一般,扑腾翅膀,连声怪叫郑天见宁霜高举天魂,一副就要扔出来的样子,立时有些担心这姑奶奶真就把天魂当作飞刀扔出来,这宝贝看样子非是坚固金属所制所制,肯定经不起她一摔的,而且看她望着那天魂的贪婪眼神,郑天心知不妙,这宝贝自己都还没用过呢!怎么能就这样放在她的手上?想到这,郑天再不管气鼓鼓叫嚣的一人一鸟,一闪身,人就到了宁霜身旁,右手迅速的抢过天魂,而后转眼跳到一旁。宁霜与那小米都是一愣,“啊!臭小子!”郑天嘿嘿一笑,得意的摇摇手中天魂,“好了!小米我也帮你找回来了,这宝贝当然就要收回罗!”宁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她见这宝贝非常奇特,而且功效显著,心中早就有占为己有的想法,没想到郑天这小子竟然先下手为强,趁自己不备抢了回去,她咬着牙从上前就要发作,哪知那郑天根本不给他机会,一闪身跳进里屋,“哐”一声,他竟然连门也紧紧关住,让自己吃了个闭门羹。“臭小子!你干什么!不就是个破玩意吗?至于这么紧张吗?”宁霜抬脚踢门,而那小米也相当配合主人的行动,“咄咄咄”猛啄房门。“呵呵!小丫头,本少爷累了,今天暂停会客!我想你与小米刚刚重逢,必定有许多贴心话要私底下好好交流,我就不便打扰了!明日再见吧!”郑天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还不忘十分敬业的打上几个长长的哈欠,表示自己确实累了,需要休息!“你!哼!小气鬼!吝啬鬼!”宁霜使劲捶了半天门,可郑天在里面却半个屁也不放一声,无奈,宁霜这才气鼓鼓的抱着同样气呼呼的小米,嘟囔着离去。但是郑天与宁霜却都没有发觉他们的这场闹剧,却被隐身在高空云雾之中的某人看在眼里。云雾之中,翡翠阁掌门清韵发出强大的神识,将这一切都收在眼中。“不是‘他’!但是这郑天怎么会有他的天魂?”清韵费解不已,她又回想起落霞向自己所禀报的事情,这郑天似乎完全不受魔教邪功的影响,这一点看起来又跟‘他’极为相似,如此推测,看来这郑天一定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更有甚者,这郑天曾经见过‘他’也说不定!想到这里,清韵心中泛起难以言喻的喜悦,“李大哥!我终于有你的消息了!”

《凌天修仙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