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萌狐驾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 在线阅读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小攻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

架空连载中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由网络作家故柳在夏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盏盏,沐盏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突然后颈皮被人一扯,四肢离地,小小的身子晃晃悠悠荡在半空中,蓦然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墨瞳。 心里面咯噔一下,完了,被他发现了!

|更新:2019-06-20 12:13: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由网络作家故柳在夏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盏盏,沐盏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突然后颈皮被人一扯,四肢离地,小小的身子晃晃悠悠荡在半空中,蓦然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墨瞳。 心里面咯噔一下,完了,被他发现了!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免费试读

突然后颈皮被人一扯,四肢离地,小小的身子晃晃悠悠荡在半空中,蓦然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墨瞳。

心里面咯噔一下,完了,被他发现了!

这下死翘翘了!

君安之摸摸湿漉漉的脖子,神色有些古怪。

沐盏盏前爪捂眼:“唧唧唧唧!”

不要杀我!咱们有话好好商量,我不是故意想吃你的!

君安之把它提到眼前,向它肚皮看去,奈何毛发太盛,什么也看不到,只好伸手过去摸了摸。

沐盏盏顾不得捂眼,挣扎着四肢,不断扭动着身体想躲开侵犯自己的大猪蹄子!

喂!要杀要剐都行,不带这么侮辱妖的!

君安之终于确认了什么,看它的目光更加古怪了,自言自语:“果真是只母狐狸,亲了本督,还救了本督,半夜竟然还爬上了本督的床……”

瞥了一眼傻乎乎看着他的小狐狸,一脸的嫌弃:“小东西,你是不是对本督有什么想法?”

沐盏盏的目光像是在看傻子:“……”

想起潭水中那场奇异的雷电,身上自动痊愈的重伤,还有这只通人性的小狐狸,这一切似乎都在认证着那些他从来不相信的怪力乱神只说。

君安之将手中的小兽放下来,很认真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沐盏盏把屁股对着他,尾巴一卷缩成了一球。

君安之锲而不舍:“本督知道你听得懂,你是不是山涧的狐妖,见本督长得俊美就想跟着本督当娘子?”

沐盏盏翻了一个白眼,尾巴动了动,紧紧盖住灵敏的小耳朵。

明德海进来换蜡烛,床帐上正映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见自家冷血无情,权倾朝野的督主大人竟然正在床上和一只小兽对话,吓得眼珠子都快掉不来了!

主子是不是旧伤复发牵连到脑袋了?

不敢多呆,但是身为一个优秀合格的下属,担忧主子的安危必须身践力行。明德海心思一转,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翌日,君安之抱着沐盏盏来到了整个府中最机密的地方,书房!

书房中放着去多军政要务还有各种藏书,他记得曾经抄了一个文臣的府邸,有一本那文臣家族世代相传的《上古奇闻录》就放在书房中。

守门的两个侍卫见一向片叶不沾身的自家主子,竟然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兽进了这么严肃的书房,不禁互相对视一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明德海侯在书房外面,见两人大惊小怪的样子,翘着兰花指冷哼一声,自己昨日还看见主子和那只小狐狸说话也没有他们这么震惊,年轻人啊,就是缺少磨炼,一点也不稳重!

君安之把沐盏盏放在椅子上,卷起袖子就开始挨个书架子找书,沐盏盏看了看案几上面的文房四宝,又看了看两边宽大的书架子,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

就在她视线乱扫的时候,突然在一本书上定住了,这本书不是在书架上面和其他书本一样整整齐齐摆放的,而是放置在靠着床边的贵妃榻上,一看就知道主人经常翻看。

沐盏盏身子轻盈的一跃,跳到了贵妃榻上面。

君安之也找到了那本《上古奇闻录》,正在细细翻看着关于狐妖的部分,见沐盏盏并没有到处乱走,就收回心思没有过多理会。

沐盏盏用舌头舔舔一只前爪,被唾液沾湿的小肉垫,轻易的翻开了那本书,越往后看,眼睛越亮,她所有好奇的东西,这本书全部都给她解答了。

比如什么是阉人,什么是宦官,宦官是怎么来的……

看两眼书本,再看两眼君安之,双眸亮晶晶的如同小星星。

翻了一会儿,忍不住低头沉思,君安之明明是个太监,为何府中还有那么多的侍妾,他怎么满足那些女人?

君安之不知道,他正在研究狐妖的时候,人家也正在研究他。

那道视线实在太过灼烈,君安之一抬头,就看见白色小兽正端坐在他的软塌上面,面前还摆放着一本看开的书。

时不时抖抖毛茸茸的小耳朵,初晨的阳光从窗棂射进来,光线淡淡映在它身上,柔亮的白色毛皮反射着淡淡的光晕,如同不是人间烟火的仙物。

若不是小兽看他的眼神太过耐人寻味,他甚至想当场执笔将这一幕给画下来!

放下手中的书本,踱步走到窗贵妃榻前,当看清上面的内容时,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太监,又称阉人、寺人、宦官、內侍,长相阴柔,面白无须,喉头不突,去势净身,六根不全,不能人道,无法拥有子嗣……

沐盏盏见他面色阴沉,知道自己闯祸了,但是视线还是忍不住的在他的喉结和腰身下面来回流连,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无法掩饰的好奇。

喉结……嗯,领子太高了,什么也看不见,至于下面……额,衣服遮的严实,无法探查……

君安之狭长的丹凤眼微眯,一把将她看得津津有味的书抽走,冷声道:“不管你是不是妖,这世上没有人敢挑战本督的底线,你……”

“师兄啊,明德海说你旧伤复发都开始说胡话了,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竟然病的这么严重!”

一个身穿白色长衫,手拿折扇的年前男子推门进入,眼角上挑,粉唇微勾,鼻梁高挺,举止随性,周身带着一股花丛浪子的风流潇洒!

折扇轻摇胸前,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医术无双”。

这人虽说着担心的话语,但看表情却是幸灾乐祸。

“来,让师弟看看,是不是风邪入脑了?”

抬手就像君安之的额头摸去,若说世间有谁敢不怕死的摸九千岁的脑袋,只有九千岁的同门师兄,玉蟾阁阁主柳无双了。

君安之冷脸将他的手挥开:“你来做什么?”

柳无双挑挑眉,笑道:“来给你看病啊!你刚刚当真吓了我一身冷汗,还好我来的及时!师兄莫怕,来,让师弟为你施针一番,定会为你治好病灶!”

说着,就从怀中拿出银针,在桌前一系列摆开。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