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道》大道通天 kuso 大道在线阅读

大道

仙侠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水叶子原创小说《大道》,主角是玉研,连段,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对民间开放的藏经楼被安置在聚云观最为僻静的西后角上,虽然楼高五层,但盛放经书的却只是上面的四五两楼,毕竟这只是一个偏远山州的州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3 06:19: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水叶子原创小说《大道》,主角是玉研,连段,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对民间开放的藏经楼被安置在聚云观最为僻静的西后角上,虽然楼高五层,但盛放经书的却只是上面的四五两楼,毕竟这只是一个偏远山州的州

《大道》免费试读

不对民间开放的藏经楼被安置在聚云观最为僻静的西后角上,虽然楼高五层,但盛放经书的却只是上面的四五两楼,毕竟这只是一个偏远山州的州观,藏经数量远远无法与行省总观相比。楼下更容易受潮的三层楼中放满了香客们送来的火纸香烛以及观中打蘸、做水陆法会时需用的法器等物。

算上段缺,整个藏经楼中就只有四个道人,除了当年与肖道人争夺高功失败后心灰意冷自请调往藏经楼的主事道人静能之外,另两个年轻些的玉字辈道人也是在观中不招人待见的。

段缺原本还有些担心静能会给他小鞋穿,毕竟他是跟着肖道士进观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现如今的静能已经彻底超脱成了湖海散人,任事不理,任事也不管,藏经楼来都不来,更别说给他穿什么小鞋了。

静能是这个样子,那两个玉字辈道人也是臭脾气,不过这也好理解,观中任谁被发配到这个“冷宫”一连数年不挪窝后只怕脾气都好不了。

好在段缺是有为而来,既然心里时时想着自己的目的,自然也就没心思去理会玉华及玉研的臭脾气。自打领了职司的第一天起,不管二玉如何,他都是早起晚睡,在两层的藏书楼中有条不紊的忙碌个不停。

这两层楼的藏经原本是由玉华及玉研各负责一层,不过自打段缺来后便将一应事物都包揽过去,从四楼到五楼的每一个书架皆无遗漏,这种情况下二玉竟是一点活儿都不用再干。

由此,二玉慢慢的也就对段缺改变了看法,人勤快,话也少,最难得的是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都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听他说过。这小子着实不错!这个念头一起,他二人对段缺的态度也就自然而然的变了过来,倒是真真正正的把段缺看作了自己人。

段缺心里原本就没装这两个人,二玉态度的变化对他又能有多大的意义?所以他现在不仅没有兴奋高兴的情绪,反倒是随着书架整理的进度越来越郁闷焦急。

这些日子来埋首在藏经楼中,眼瞅着那两楼的藏经都已经翻完八成,他却依旧没找到自己想要的道书。

真是邪门了,堂堂一州州观的藏书楼中竟然连半本与修炼有关的道书都没有,有的尽是些大而化之的论道之作,再或者就是对道德、南华等经典道经的阐释辨析,以及那些讲解道教科仪的作品。而这些东西既引不起段缺的兴趣,更对他解决眼前修炼难题半点作用都没有。

这些天忙忙碌碌到现在,段缺是越忙心里就越焦躁,他是真怕呀,怕就怕把所有的藏经都翻完后还找不到一本能用的,到那个时候他该怎么办?难不成还得到行省总观里去找不成,能混进州观实已是他的极限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令也已过了盛夏,这是一个平常的早晨,虽然微微的晨风中已经有了明显的秋凉,但对心火正旺的段缺来说,依然感觉到身上阵阵发燥。

梳洗罢在简朴的香房前默默站了一会儿后,段缺抿着嘴钻进了藏经楼。

五楼的书库中,循着昨天的足迹继续翻找下去,一本一本又一本,科仪科仪还是科仪,眼瞅着还有三个书架整楼藏书就已到了尽头,焦躁到绝望的段缺不由自主的加大了手中的动作。

手劲一大就听“啪”的一声,一本道经被他宽大的道服袍袖带着掉在了地上。

段缺低头看清楚这本道书封页上《三论蘸斋科仪》的书名后,心底不可抑制的涌起了一团恶气,左右不过是蘸斋仪式上的一些小动作罢了,先用左手还是先用右手有什么区别,就这些破事儿论上二遭都是多余,还值得三论!混是吃饱了撑的,该写的东西不写,不该写的废话拼命写!一口恶气顶上来,段缺抬起脚恨恨的将书踢了出去。

这本可怜的道书被段缺一脚踢飞到了十多步外的书架下,全书的四分之三都没进了粗重的书架底部,仅仅露出一角在外面。

段缺对此看都没看,强压着心火继续向下翻去,大半个时辰后,当他放下最后一列书架上的最后一本道书时,胸中充溢的燥火已经化为透心的冰凉,此前所有的焦虑在最后一丝侥幸破灭后彻底变为绝望。

没有,居然真的没有!

差点死在首阳山上,花了那么多心思,吃了那么多苦,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我不就是想修炼嘛,怎么就这么难!

过往三年多的经历再次一一浮现,段缺此刻的感受实是五味杂陈,莫可名状,身子就如同被人抽走了所有气力一样,软绵绵的依靠着身后厚重的书架才勉强站住。

虽然早从小铁箱中的其它书籍里不止一次的看到过的“大道艰难”四字,但这个彻底灭绝了希望的打击对刚刚走上修炼之路的段缺来说还是太大了。

混混沌沌的也不知站了多久,直到玉华来叫他吃斋饭时段缺纷乱的神思才又清醒过来。

“脸色这么差,怎么,病了?”,玉华关切的看了段缺两眼后,摇摇头嗤的一笑道:“你呀,就是太实在,没有犁够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这活儿哪有干完的时候,该歇就得歇,反正咱这地方十天半月也没人会来,你就是干得再好有什么用!清静无为,六如你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清静是够清静了,无为上可还要好好下下功夫”。

段缺现在实没心思跟他一起说风凉话,闻言也不接口,只是默默的跟着往外走,边走边开始在心里寻思下一步的打算。

见段缺这般模样,玉华嘿嘿一笑后也没再多说什么。

往出走到一半儿时,玉华注意到了那本被段缺踢飞的《三论蘸斋科仪》,许是很长时间没干活了,此刻他竟然没有再补上一脚把它踢的更深些,反倒蹲下身子去捡拾。

“咦,这怎么又落了一本”,玉华在捡《三论蘸斋科仪》时,隐隐约约看到粗笨的书架底部暗影里似乎还有一本书,顺手一并掏了出来。

这书刚一拿出来就扑嗦嗦的腾起一片灰,引得玉华鼻子发痒,连打了三个喷嚏。

就在这时,段缺也看清楚了这本书封页上蒙着厚厚灰尘的名字:

《太清玉册》

方一看清楚书名,段缺的眼神就猛然一缩,此前因极度失望而有些松垮的身子也陡然紧绷起来。

这些日子他已经遍翻聚云观中所藏道书,如今对于道书惯用的命名方式已经熟悉,但在翻过的所有书里却没有任一本的书名与此相近,段缺由此就在刚看清楚书名的瞬间隐隐生出一股强烈的感觉,这本深藏暗隅布满灰尘的书极有可能就是他一直在苦苦寻觅的东西。

镇静,镇静!自小养成的谨慎心Xing总算没让段缺做出太疯狂的动作,这也使得他能保持住表面上的平静跨前两步走到玉华面前,“哦,什么书,我看看”,口中说着,手上已自然的从玉华手中接过了《太清玉册》。

拿到这本书,连段缺自己都感觉到了手上不受控制的微微轻颤,强忍住要想深呼吸一口气的冲动后翻开了书册。

一页,两页,草草扫过两页书的时间其实很短,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的脸上已被狂喜激起了一层浅浅的晕红。

是这本,就是这本!这一刻身边若不是还站着玉华,段缺真该仰天长啸了。

《大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