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拍封面的女编辑》个人简历封面可编辑 强强 拍封面的女编辑年下攻

拍封面的女编辑

其他连载中

经典小说《拍封面的女编辑》由墨鱼排骨汤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平次,文女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怎么磨蹭到这时候”,文女士把拖鞋挨双摆好,从平次手里接过蛋糕盒子,嘴里不停,“我就知道,哥哥三点多就发消息出发接你,你又折腾他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3 18:02: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拍封面的女编辑》由墨鱼排骨汤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平次,文女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怎么磨蹭到这时候”,文女士把拖鞋挨双摆好,从平次手里接过蛋糕盒子,嘴里不停,“我就知道,哥哥三点多就发消息出发接你,你又折腾他

《拍封面的女编辑》免费试读

“怎么磨蹭到这时候”,文女士把拖鞋挨双摆好,从平次手里接过蛋糕盒子,嘴里不停,“我就知道,哥哥三点多就发消息出发接你,你又折腾他去哪儿买东西了,还齁老沉”,往盒子包装里望一眼,“蛋糕蛋糕,甜食吃多了不好,又是糖又是油的”,说完尤嫌不够,轻拍了平次的手臂,“你就惯着她吧。”

平松听着声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解围,“都堵在门口干嘛,这不刚五点半嘛,正是吃饭的点,就你话多。”

“就你会做好人”,文女士风情万种地给了平松一记眼风,不甘示弱地回过去,一手拉开冰箱门,一手腾挪块地方把蛋糕放好,“青青不懂事,平次熬了十几个小时刚下飞机就不让他休息,支使得他满城跑,身体不要啦”,关上冰箱门,一记眼风又扔给了言青川。

言青川不接茬,揪着茶几上一咕噜乒乓球吃,心想着,这有机无污染的葡萄,就是少点滋味,不如小区楼下骑三轮车的农户自家随便种的好。

还便宜。

“文阿姨”,言青川抬头,看见平次到洗手间出来,大约刚冲了把脸,鬓角的水渍沿着下颌形状淌到扯开的衬衣领口前,泅湿了一块布料。

嘴里这颗葡萄格外酸。

“是我要青青晚上陪我上小迪店里吃火锅,有求于人嘛,得服务到位。”

文女士一听,声音更尖了八度,“吃火锅?!”

平日里最注重表情管理,生怕落下皱纹的中年贵妇,没忍住挑眉抬额,矛头又转向了刚刚还在心疼的大儿子,“在家里好吃好喝地供着还不够呀,还要跑出去吃火锅?准备几点去吃,啊,家里长刺了呀,呆不住非要往外跑,这么晚回来吃个饭又要走,你爸可是看到你朋友圈,从中午就准备上了,都不让周姨帮忙”,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望着在沙发上没心没肺吃葡萄的女儿,“是不是你撺掇的?知道你回来特意买的乒乓球,冰箱里还有甜瓜,全心全意盼你们,真是儿女大不由娘。”

嘿,这是还演上了。平次和言青川隔空对了个眼神。

平松先生很有眼力见儿地在厨房东摸摸西摸摸,就是不冒头。

“你亲妈,你解决”,平次递了个眼神。

“又不是我要吃火锅,谁想吃谁解决”,言青川不动如山,继续吃着健康有机但没滋没味的葡萄。

“啧,真是要你何用。礼物给我还回来。”

“就不,就不。”

“不吃了!我们不吃了!”,平次相当有气节地宣布,“我这就跟小迪说不去了,要在家陪美女吃蛋糕看电视剧,没工夫吃火锅”,说着就扶住文女士肩膀,一副二十四孝儿子的模样。

看到有人接翎子往下演,文女士这才动起来,“真的?”

“千真万确!我还给您买了两盒神马神马涂抹式玻尿酸,我也不懂,听人说好,就赶紧买来孝敬了。”

“咦,德国买的呀,拿来给我看看。那边东西是好,但也要讲究牌子,保存也很重要,我看看你买对没有。”

言青川嘴里叼着葡萄,竖起黏糊糊还滴着汁儿的手,真挚地给平次点了个赞。

后者不受恭维,努努嘴,“礼物在青青包里呢,你去拿一下”,他踢了脚她的小腿。

边起身,言青川边揪下个葡萄往嘴里送,“妈,你别迷信什么有机食品了,你吃吃这葡萄,哪儿还有葡萄味儿啊。”

文女士闻言一巴掌拍到女儿屁股上,“都吃完了还堵不上你的嘴,真是冤家!”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平松,见客厅气氛恢复正常,才怡怡然出来,宣布汤还有一刻钟就好,马上能吃饭。

言青川拎着包过来,文女士一眼看到帆布袋,“包也是你带回来的呀,这个实用,好搭,拍照肯定好看。”

平次毫不犹豫,满脸诚恳地说,“嗯!就是给您带的!”

文女士喜滋滋地接过包,也不管女儿一脸的官司,说话就把里头的东西往外掏,“这个牛皮袋子里是给青青的呀,什么东西呀这么重。”

熟悉的褐金色瓶盖,曝露在客厅高垂的水晶灯发散的灯光下。

文女士顿了顿,“哎呀,看到这个就想起那几年整个家里都是一个味道”,她把瓶子放回纸袋,“我看这几年青青都不擦它了,说什么椰子油好吃好闻又健康,整天把自己搞成一个大椰子。平次啊,你这送礼的水平都多少年了可一点没见涨,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您快别说什么女不女朋友的了,回头我爸听见又要书房教子”,平次飞快地接话,没让气氛冷下去。

“该教教了”,文女士把包收起来,指指两人,“你俩都是,给我抓紧。”

在一迭声的“是是是”“好好好”里,文女士没再揪着话题穷追猛打,把包放在一边,也不再看自己那份涂抹式玻尿酸是什么牌子,保存得不得当,招呼着一双儿女往餐厅去,介绍起晚上的菜式来。

又是一顿团结活泼的晚饭。言青川上楼卸妆,偷溜进主卧抠了一指头文女士的贵妇保养品,坐在高背椅上发愣,一时没想着下去。

椅子对着落地窗,手边还有座矮几。身体有记忆一般蜷进柔软的椅背,又猛地坐起,打量了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脊,毫不意外地抽出《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复又缩了回去。

第一章,《大难不死的男孩》。

从第一到第三册的“哈利波特”系列,是她5年级时一气买回来的,第一版,额头有闪电疤痕的戴眼镜的男孩,骑着光轮2000,穿过立柱,接住金色飞贼。

书被翻看得已经很柔软了,封面有明显的折痕,淡绿色的护眼纸,颗粒凸起的封面彩印,很有那时候童书的气质。

书城里怕是塞进了半城的孩子,在《哈利波特》系列搭起的书塔边上或坐或站,家长们挤在结账柜台,一人手里抱三本。

言青川很有主意地把一连三册抱在怀里,平次说要帮拿都不肯撒手,再按图索骥地在当年同样很火、学龄孩子家里莫不都有一套的“世界文学名著”系列,按着淡青锈色的书脊一个个看过去,找到一本同样是马爱农翻译的《红头发安妮》,抽出来翻了翻品相,再一同交给平次,让他去付账。

将将高中生的平次,站在家长队伍里也不显突兀,面容是稚嫩了些,但窜天猴般的个子相当醒目,正低头翻着手里的书,冷不丁被妹妹教训说,“别翻坏了”。

无论是这本过了将近二十年的第一册,还是后来逐渐写到的完结篇,言青川都保存得很好。书页有说不上来的印刷品气味,总是和记忆里小学末期和初中衔接时那几年相勾连,实则也不过两三年,对孩子来说,却漫长得像一辈子。

那会儿还没搬到这套大屋,当然也没有这架高背椅,书都是上床后在被子里偷摸儿看,连同隔壁平次时长憋不住的欢呼或咒骂声——他沉迷《石器时代》有一阵了,入夜大人都睡了,才敢开电脑——两人比着赛看第二天谁的黑眼圈重。

后来平次被抓包,围追堵截之下索性戒掉了游戏瘾,摇身一变,成了老师同学人人夸赞的“别人家的孩子”。而大约是偷看小说的动作太过隐蔽,一直没有官方力量出来制止,言青川就在几百本各式各样,国内国外,言情科幻侦探历史等等杂书灌溉下,有惊无险地稳居中等偏上行列,不好不坏。

小时候没什么羞耻心,家里有个学霸哥哥,自己倒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沾沾自喜,平叔叔和文女士很宽和,宠女儿,是真的民主家庭素质教育。

以为安安稳稳地也就这样了,可平次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上了大学却忽然跟家庭教师附体一样,督促她勤学上进,宣讲丛林法则,一门心思要她放下书里的虚拟人生,在现实社会力争上游。

其实到现在都是。对她耽于做一个小记者小编辑,颇有几分痛心疾首,却又习惯了像父母一样惯着她,自相矛盾得很。

窝在软乎的椅背里,忽地没那么想吃甜食。

上楼洗脸前,文女士刚把拿破仑从冰箱里取出来,即便远远看着,都能从酥皮表面光亮的壳上,体味出酥脆。和深抹茶绿奶油接触的一面,一定被微微润开了,酥中必然还带点韧劲。抹茶奶油是甘苦的,不腻,大朵大朵的纹理被裱花嘴雕刻得整齐繁复,顶上四方围着一圈蓝莓一圈樱桃,再一圈蓝莓一圈樱桃,殷虹与午夜蓝,是油画的质感。

可她没是那么想吃了。

白天那些细细碎碎的委屈,在旁的,更大的情绪里,就这么细细碎碎地消解掉。

第二页。

弗农姨夫被一位穿着紫罗兰色斗篷的小个子老人给撞了。

“没关系,朋友,今天什么也不能破坏我的心情!神秘人终于被打退了!今天普天同庆,连你这样的麻瓜都应该好好庆祝一番!”

会收集路灯的银色打火机,在矮墙上坐了整天的猫型麦格教授,马上要从天而降的海格,和在此时就已经被提起过的小天狼星·布莱克。

……

矮几上的手机屏幕亮起,言青川被抓过注意力。人脸识别上好几次都没能顺滑解锁,让她不禁怀疑自己妆前妆后差别是有多大。

耐着性子输入六位数密码,点进微信。

是齐蓝。

“青川,在休息吗?”

她有点好笑。这么礼貌郑重地先称呼名字,再聊天的,像平叔叔的微信口吻。

“刚吃完饭,随便翻翻书。”

“你呢,今天工作顺利吗?”

“忙到刚刚回房间,现在在等着和同事下去吃晚饭。不用告诉我在看什么书了,今天不想再有任何阅读。”

言青川想象不出,印象里合该端方自持的齐蓝,现在是

《拍封面的女编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