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欲望都市公主夜未眠 第1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1)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kuso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欲望都市公主夜未眠 第1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1)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kuso

发布时间:2019-07-20 09:12:36编辑:百小白来源:恺兴文化小说作者:废人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由废人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怡,琼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直插不上言语的恩婕虽说看不惯琼姐打情骂俏,也好嫉妒比她还要惹眼的琼姐,听罢她爸的言谈,这才注意面孔好熟的废人,才明白琼姐不是看上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在线阅读<<<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免费试读


一直插不上言语的恩婕虽说看不惯琼姐打情骂俏,也好嫉妒比她还要惹眼的琼姐,听罢她爸的言谈,这才注意面孔好熟的废人,才明白琼姐不是看上他的相貌,而是他的内秀:定力和做人。恰好这两点,在情场,商场是很难把握自己的,就多瞅了他几眼,外表平平淡淡,却也不丑,想起不动,趁他远离人群,抱了曲曲走过去小声问:喂,你好眼熟的?仁山似乎早已有准备,也小着声说,贵人多忘事嘛!恩婕佯装一幅恍然相,说是不是呀?仁山狠狠挖她一眼,说咱俩该是有缘,曾打过交道,彼此的债还没算呢?恩婕吓了一跳,下意识说,麻将桌上的债,不会?仁山摇着头说不,“被鬼操了一把”一句话,换了六千元……恩婕陡地记起来,脸蓦地红了,又羞又脑,脑他此时此刻仍在吃她的豆腐,什么“有缘”“鬼操”之类的,正预凶狠教训他的,恰恰被一直注视着他们的琼菲走过来,说你们鬼鬼祟祟,像不是第一次见面的?恩婕这才挤着笑,说哪能呢?我看你老公有双好招子,正在向他讨教,看我们曲曲招子贼不!说完就走到一边了。仁山说是呀是呀,招子是对眼,不贼,却是狗眼看人低。就拥了琼菲跟过去。恩婕恨他仍在占她的香赢,笑嘻嘻冲着琼菲说,我还在研究你男人的,书上说太监阉割之后,脸上的胡须就会稀落,肌肉松驰,动作迟缓,声音细小,更上一层楼的是喉结不显。你看你男人,骼骨就缩小了……琼菲信以为真,歪了头去瞅仁山的喉结,只见他喉结凸凸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恩婕哈哈大笑,才明白自儿个进了她做的笼子,不禁也跟着笑了,心里却说,他俩决不会是第一次见面。

菜场这块地,天天从正明鼻眼下过,就是不看他也能说出个所以然,因此他只是问了琼菲几个数据和条件,就说我们先到菜场买些菜,各人拣自己喜好吃的菜买,自己动手做。恩婕还没从窘境中解出来,取笑他俺饰自己说,难得见老爸一次脸上有阳天,开天劈地做一次妇男。言罢还拿眼瞅一直没吱过声的陈怡,把正明和陈怡落了个大红脸。正明佯装要打她,她早已缩在陈怡后面做怪相。他一付无可奈何的模样,心里却比清晨上那阵都开心的多,哪里知道此刻的恩婕脸色是装腔作势的,心里如翻了五味瓶,脑子里竟然全是第一次和眼前这废人见面的情景。

一伙人买好菜回到家,老太太见了菲菲又是抱又是哭的,说你的肚脐眼还是我剪的,你七、八岁我们分开了,你现在都有三十四五了吧?琼菲也落了泪,说谢谢奶奶心里记着我的,过几天就痴胀三十五岁的饭。老太太说,我记得,到时过生日,奶奶送你一份厚礼!昨日个听说你有朋友了,是哪个小块头吗?话里带着亲呢,是赞许的。仁山只好上前,叫了声奶奶。老太太拉长腔应了一声,挑畔的眼光看了半天,才对琼菲说,你下半生会有富的。琼菲也顾不得脸薄,轻声问,奶奶,他啥的啦?老太太说,他的天庭跟你明叔一样,燕额头……琼菲吓一跳,下意识问:燕额头?老太太说,就是额头长得像燕子屁股,相书里说是好面相。你看看,他额头泛亮不说,好在那鼻头圆润隆厚,是个富翁。琼菲哈哈大笑,说奶奶您还不知道,昨晚第一次见面,在我手里拿了六仟去还债!老太太不以为然,说人都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嘛!说罢拿起眼光瞅一直站正明身旁的陈怡。恩婕听清仁山曾向她要六千元的来龙去脉,心里正十只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见话题要落到陈怡身上,忙说,奶奶,这位就是陈阿姨,是爸爸的得力助手。老太太仍含着笑,话里有话连声说好后,又岔开言:也是的,到了该想福的时节她不去想,偏生要做什么书屋。这不,跑到你爸的新大楼看房子,还说那里生意好做,缺文化,准备在那里投资。来,我这老骨头领着你们几个厨师上厨房。说得正明心凉飕飕的,顿时没了买菜时的心劲儿。

在饭桌上,正明一边替琼菲碗里挟菜,一边说:“这好的一块地,你为什么不自己开发,偏固执地捣鼓要卖?”琼菲叹口气说了她的苦衷,特强调说:“我只想把六千万的债务一了清,重新轻装上阵,哪怕规模做的小一点,全身骨都是轻松的。”正明又给陈怡挟了一块水鱼,嘴里还是同琼菲在说:“有这块地啥不去抵押贷款?”琼菲一笑:“一是我们还差一千多万,才能拿到地产证。二是公司欠银行一屁股债,办了地产证也贷不到款。”一直听得很细心的恩婕突然说:“爸爸,这块地你们退出,我来买!”老太太不糊涂,听懂了买卖地的来龙去脉,思忖一会说:“正明,这法子也可以,就怕……”正明一听眼神一亮,心里还是瞅眼,怕人家说有私心,好项目不给公家做而留给自家做,就搪塞说:“你不听婕婕胡闹,她那几个铜子,只能丢在水里冒响声。”老太太犹豫一阵,想起不动说:“能不能把三姐妹的铜子合在一起?只是……我就担心私人办公司,跟五类份子一样,说是没阶级了,实际还是腰杆子不,抬不起头。”恩婕说:“奶奶担心是观念问题,眼下的做法是股份嘛!老爸若是怕你公司说嫌话,底层给你们办篮袋市场,不也说的过去?”正明说:“是说得过去。可谁来主持,你?”恩婕说:“我不行吗?”正明没说她行不行,埋头扒了口饭,说:“菲菲今晚还有一家要谈呢,办事在人,成事在天,说不准人家比咱们更好!”琼菲不回答,却问仁山:“那家的条件好不好,只凭你说一句话就行。”仁山说:“那老总和我的关系不错,我怎么好表态的。”

“你想吃家饭屙屎?”琼菲一板一眼地说,“他好过你我的夫妻的份?你能眼睁睁叫妻子去钻黑窟窿,自己见死不救?”仁山手里的筷子“当”地掉在地上,怔怔说不出话来。“人家可是大公无私!”恩婕恨他更嫉妒琼菲,就看戏不怕台高,噘着嘴说,“我说菲姐你也是气糊涂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就算是出国的红薯,洋苕一个也不会离开有汤有水的好公司!”话说得悠然自得,总算指桑骂槐出了一口气。却把琼菲听得眼亮亮的,思虑良久说:“今晚,那家办了个夜总会说是要开张大吉,我照样得去谈去应付。否则,那家会拿刀子杀仁山的。”恩婕见正明默契了,手舞足蹈说:“原班人马今日都去,我请客!做菲姐的后盾!”琼菲叹了一声气,说:“那家也不是草包,仅关系上,他自称是北京来的人!”正明不以为然淡淡一笑说:“市场经济,公平公开竞争嘛!他一口气拿的出六千万,你把地交给他好了,我们不会怪你。”琼菲直直盯着他:“你一口气拿得出,私人?”正明委委佗佗说:“我能拿四千万,你和陈怡能搞到二千万的贷款,我们三家就可合伙买呗!”琼菲首先表态,我没能力。陈怡低低地说,我把原始股全卖了,也只有三百万。

正明胸有成竹,叫恩婕替她盛汤,慢慢咪着,喝够了才看着仁山说:“我说大侄女,你身边的潜力也该挖呀?”琼菲乜了他一眼,说:“做生意我服他,融资方面他准少根弦!”正明突然站起来,说:“你知道吗,他认识我的时候,他就是大处长了!”说得琼菲只说是不是呀的,一付如梦惊醒的模样,他以前在她面前从末讲过他的经历。仁山仍不吱声,把碗伸给琼菲。琼菲盛来一碗汤递给他手里,瞅着他慢慢咪,脚在桌下狠狠地踢,说给点颜色你就上大红的。正明站起来,回房间去了,拿来一张存折递给他,脸上微微笑。仁山接过来就眼发亮,还给他后说:“给我点费用,我试一试烙铁!”正明一幅老板的架势,拍板道:“陈怡,我批准你辞职,下午就去办手续。把那股票给买掉。连同我这上面的钱,去注册一个公司,你和婕婕任这公司的付总经理,仁山兼总经理。”陈怡脸上像抹了姻脂的,说:“行!只是费……先生兼职……好不好?”正明说:“他代表篮袋公司入股,一楼搞菜场,你说啥不行?何况国有和私有并存嘛!只要合同签下来,公司投一千多万先把地产证拿到手,贷款的钱就开始动工!”恩婕一声乌啦,赏赐正明一个亲热的动作。

吃完饭,琼菲执意要走,还对正明说:“明叔,我的代废物请半天假。”正明笑了,说:“你要走就走呗,非得拉他去成双成对?”琼菲脸一红,说:“看你做长辈的不像长辈的样。我要他同我回去算帐。”正明笑道:“以前的帐?都过了时限,还一古打劲的?”琼菲说:“这涉及他的名声,好说不好听。”仁山沉下脸来,说:“怎么好说好不听法?”琼菲数落说:“你还有一百万的狗粑粑帐搁在那里呢!”仁山说:“我走前都递了法院打官司,还要我怎样,千分之五的遣留债,你还不饶了我?”琼菲说:“你的小车落地税是公司代付的,你也得有个说法?”仁山说:“我这辆车无偿给长沙部跑了三年,要算拆旧费,你得倒找给我!”琼菲说:“你备用金还挂了五万元,你得还。”仁山说:“我留给长沙部一套办公用品,已超过了五万元的价值。”琼菲说:“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

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

作者:废人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欲望都市:深圳不夜眠》由废人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怡,琼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直插不上言语的恩婕虽说看不惯琼姐打情骂俏,也好嫉妒比她还要惹眼的琼姐,听罢她爸的言谈,这才注意面孔好熟的废人,才明白琼姐不是看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