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元初风流》盛唐风流 第21章 红颜已现 元初风流冰山攻

《元初风流》盛唐风流 第21章 红颜已现 元初风流冰山攻

发布时间:2019-07-21 03:08:32编辑:百小白来源:恒言中文网小说作者:渐开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元初风流》是渐开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卓飞,呼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哇!这不是大虫吗!!!”一直给人印象彬彬有礼,斯文得体的吴天,居然也一跳三尺高,惊呼出口,而他话音未落,就已经像一阵风般地冲过去

>>>《元初风流》在线阅读<<<

《元初风流》免费试读


“哇!这不是大虫吗!!!”

一直给人印象彬彬有礼,斯文得体的吴天,居然也一跳三尺高,惊呼出口,而他话音未落,就已经像一阵风般地冲过去帮师兄们提柴火了。

卓飞这会儿还没反映过来,只是觉得有些诧异,真没想到像吴天这种孱弱书生,居然也能跳这么高,而且还跑得这么快啊!

“他说大虫,什么大虫?”卓飞一时之间还是有点迷糊,继而又猛地惊醒,暗呼道:大虫!!大虫那不就是老虎吗!!不是有人把母老虎叫做母大虫的么,哇呀呀,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记了呢!”

卓飞很震撼,而就在他震撼的当儿,李结和张跑已经把猎物抬到了他的面前,放在地上之后,大徒儿李结便拱手抱拳,按耐不住兴奋地轻呼道:“恩师,您老人家快来瞅瞅,这可是一只大虫啊!”

啊……!

虽说事实如此,但卓飞仍是有些难以置信,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仔细地扫描了一下面前那只全身染满血迹的倒霉动物……淡金色的皮毛,斑驳的花纹,额头上分分明明的“王”字。

OH!MYGOD!!这还真是一只老虎啊!!!

确定之后,卓飞的心情突然间很是有点儿复杂,因为他实在是想象不出就凭李结和张跑这俩货是怎么猎到一只老虎的,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嘛!莫非自己在无意之中竟收了两个武松式的徒儿不成?啧啧,随便两人拿根长矛就能放倒老虎,还真是牛叉的很啊!莫非古人各个儿都是这么彪悍的么!难怪后世这类猛兽会少得可怜,合着都被老祖宗们给弄死了啊……

胡思乱想之间,卓飞又瞅了瞅地上的死老虎,发现这玩意儿比肥猪也不过就大上个两三圈儿罢了,看那样子分明是只幼虎,都不知道断奶了没有……。

呃……方才一兴奋,卓飞本来还以为自己收了两个可以媲美武松的猛男徒儿,可冷静下来再仔细一瞧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猛男徒儿原来是山寨版的。

你想想,人家武松醉到走不动道儿的状态下,还能赤手空拳地捶死了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并且毫发无伤;可再看咱这两个乖徒儿,好家伙,俩人合力群殴了一只多半还在吃奶的娃娃虎,便搞得浑身浴血,而那具虎尸则更是千疮百孔,令人不忍卒睹,显然双方是经过了一场势均力敌地殊死搏斗的……

嘿嘿,就这战绩若和人家猛男武松一比,当真是高下立判也。

人比人气死人!找到了差距的卓飞在心中很是鄙视了一下他自己的两个徒儿,而初见老虎的震撼过后,卓飞本想随口敷衍两句,就让他们把老虎拿去剥皮拆骨,洗净烹制……可是当他看到面前那两个一脸兴奋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徒儿,感觉就好像是看到了两个做了好事,正在等着大人表扬的小孩儿一般……

“咳咳…”卓飞心一软,勉强振作精神,先清了清嗓子,借此掩饰一下自己因为突然看见国家保护动物尸体而产生得小小失态,接着又煞是焦急地轻呼道:“来来来,两位爱徒快来让为师瞧瞧,可曾伤到了哪里?”

卓飞一边说,一边急切地围着自己的两个徒儿转圈儿,面带关切,目透慈祥,且还伸出他自己那纤细白嫩的小手,不断地在二人周身上下左摸右拍的仔细查看,丝毫不嫌弃那满身的血迹污秽,关爱之情,直滥于言表也……。

说实话,如今的这副场景看上去很是有些诡异,你想啊,一个十五岁大的小屁孩,一脸慈父般的模样,对着两个二三十岁左右的成年大汉,一会儿摸摸他们的头,一会儿拍拍他们肩,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而这两个大汉,不但完全不在意这个小屁孩的无礼举动,反倒是一副唯唯诺诺、毕恭毕敬、好不感动样子,这也太那个了吧…….。

不过这场面也就外人瞧着诡异,而深处其中的卓飞师徒却觉得再是自然不过了。李结和张跑见恩师他老人家竟然如此地关心自己,当下好不感动,心道:咱恩师确实是个好人啊,你看他老人家完全都没有在意那只老虎,却只是担忧我俩到底有没有受伤,再看恩师满脸焦急关切的模样儿,这绝对是真情流露……呜呜,没啥说的,咱这辈子能摊上这么好的一个师傅,那成不成仙都值了啊!

引得恩师焦虑,李结和张跑连忙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并没有受伤,而身上的这些血迹那都是死老虎的,所以还请恩师放心。

“哦,那就好了,没伤到自己就最好了。”卓飞欣慰地点了点头。

说完,他又撇了地上的死老虎一眼,并在心中为这个倒霉的动物默哀了三秒钟,然后便厚着脸皮,违心地赞许道:“嗯,不错不错,结儿、跑儿果然是出手不凡,居然能猎得一头猛虎,为师甚慰。”

顿了顿,卓飞又语重心长地对三位徒儿叮咛道:“尔等切记,凡事当量力而行,日后万万不可再如此之鲁莽了,这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尔等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那到时岂不是令吾自责难寐……嗯,尔等可明了为师之意?”

“谨遵恩师教诲。”三个徒弟又因恩师的惺惺作态,而着实地感动了一把。尤其是那刚入门不久的吴天,对卓飞的了解还不够多,所以当他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更是激动莫名,暗自感叹到:唉,想自己父母双亡之后,每天都过着衣不暖、食不饱的日子,自然也没有什么人会来关心自己了。

不过那些孤独的日子都已过去,现在好了,日后总算是有人会挂念着自己了。虽然恩师是在担忧大师兄和二师兄,但吾亦感同身受也。

恩师如此地有情有义,且学究天人……哦,恩师本就是天人,此言不妥……

算了,无论如何,既然恩师视吾等师兄弟如子,那吾等师兄弟自当以父孝之,更何况姜尚的《太公家教》中亦云:弟子事师,敬同于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嗯,不错,此言大善,日后我吴天定要追随在恩师左右,好生侍奉着恩师他老人家才是。

卓飞见徒儿们又被自己给感动了,颇为得意,心道:天时、地利、人和,这是成功的三要素,这人和就是人心,天时地利不太好掌握,但这人心嘛……嘿嘿,以哥这智商,还有比这更容易的事情么?

“咳咳。”卓飞习惯性地清了清嗓子,又微笑着打趣道:“嗯,为师观此虎身上创口颇多,想必你俩必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搏斗吧?呵呵,能力搏猛虎,己身却毫发无损,实属难得,看来为师对二位爱徒还是不甚了解,当真没想到吾徒的功夫比起那武松来,却也不弱嘛。”

卓飞随意地那么一夸,本是鼓励赞许之意,可未成想话音落地之后,李结张跑却是面色微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儿。

卓飞觉得有些古怪,正待开口细问,却听四徒儿吴天忽然插口问道:“请问恩师,却不知这武松是何许人也,小徒实是孤陋寡闻,还望恩师解惑。”

卓飞一怔,暗骂自己白痴,武松是四大名著水浒里的虚构人物,而且还是明代文学家施耐庵写的,如今却是宋末,人家自然不可能知道武松是谁。天呐,自己怎么犯了如此一个低级的错误呢……当真是不可原谅!

“啊,这个嘛……其实那武松乃是天庭镇守北天门的一员天将,其飞仙之前则是人界的一个屠夫,曾徒手力搏猛虎,武力超群,最后更是自武途飞仙,得成正果。唔,武松生于上古时代,比为师还多活了几百年,时间太久,是以并无史书记载其人其事,尔等不知倒也不足为奇也。”卓飞信口胡诌,只想糊弄过关。

“哦。”吴天恍然大悟,原来这武松和恩师一样,也是个神仙啊!而且比恩师还要大几百岁,啧啧,几百岁啊!当神仙真是……

长生不老,世人之所愿也……吴天一边对神仙的福利心生向往,一边又接着说道:“原来如此,小徒倒是听人说过镇守南天门的天将,似乎是唐初的李靖,是如今天界四大天王之一……唔,原来这镇守北天门的天将名叫武松,这倒是第一次得闻,多谢恩师教诲,徒儿受教了。”

卓飞暗自庆幸,托塔天王李靖?那不是明代小说《封神演义》里描写的么,难道这个年头人们已经开始这样流传了么?不过,还好自己刚才多留了个心眼,没敢说武松是南天门守将,而是顺口把他给诌到北天门去了,否则现在恐怕又要被人问住了吧。

嗯,虽说被人问住倒也无所谓,反正我现在怎么说他们都是会相信地,可是那样却难免又要多费一番口舌了吧!

正所谓口水也是水,无谓地浪费水资源总是欠妥不是?如此看来,自己实有先见之明也,而那忽悠的功力更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啊!

“嗯,天儿所言甚是,那南天门的守将确是托塔天王李靖,天儿果然是博闻强记,学识过人也!正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有疑问便要不耻下问,以求释疑解惑才好。尔能如此好学,为师甚感欣慰矣。”卓飞顺着吴天的话忽悠,稍带着还表扬了对方一下,反正夸人也不用本钱,大家听着都高兴,还能增加感情,何乐而不为呢?

吴天听见师傅夸自己,果然很是高兴,同时又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先谢过了恩师,然后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沉吟了一下,又迟疑着说道:“恩师方才所言:‘吾徒的功夫比起那武松来,却也不弱嘛。’小徒蒙昧,实不知此“功夫”一词用在此处当做何解也?”

不等卓飞回答,吴天又若有所思的接

元初风流

元初风流

作者:渐开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元初风流》是渐开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卓飞,呼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哇!这不是大虫吗!!!”一直给人印象彬彬有礼,斯文得体的吴天,居然也一跳三尺高,惊呼出口,而他话音未落,就已经像一阵风般地冲过去

小说详情